F。

Coser/迷妹

网上收集的盗墓或虐或感人的段子

吴邪 , 带我回家
吴邪 , 待我回家
吴邪 , 代我回家
虐死了 (;´Д`A

羽然:

用我一生,换你十年天真无邪


1.人说七月半鬼门开,厉鬼叫莫回头。旁人都劝告吴邪晚上别出去,会撞鬼。他却半夜故意独自走在黑漆漆的路上。终于身后一声,「吴邪。」他正欲回头,身体却不能动弹。耳侧传来熟悉的声音,「听话,别回头。」吴邪的眼泪突然落下来,笑道,「小哥,跟我回家。」

2.在笃定了很久之后面对反驳,在相信了很久之后面临挫折。接着就再也无法站起来。(瓶邪广播剧《不见》里的)

3.
吴邪 , 带我回家
吴邪 , 待我回家
吴邪 , 代我回家 

4.”我会把你打晕,背你到安全的地方,等你醒来就看不到我了“
”你不会有事的“
”意义这个词,本身就没有意义“


5.“这是我的朋友,请你们走开,告诉你们老板,如果我的朋友受到任何一点伤害,我一定会杀死他,即使跑到天涯海角,我也能找到他,反正我有的是时间。”闷油瓶淡淡地说出了这句话,身后是不知所措的胖子和吴邪。

6.“我告诉你们,就是他以后想把我所有的产业全部毁掉,我也不会皱一下眉头。这是我吴家的产业,我想让他败在谁的手上,就败在谁的手上。我今天到这里来,不是来求你们同意这件事情,而是来知会你们一声。谁要再敢对张爷说一句废话,犹如此案!”吴邪用他不完全结实的拳头,砸穿了书桌。那一刻,他的愤怒没有让他感觉到指骨碎裂时的剧烈痛苦。

7.“胖爷我就待在这里,只有两个人可以让我从这里出去,一个是你天真,一个就是小哥。你们一定要好好地活着,不要再发生任何要劳烦胖爷我的事情了,你知道胖爷年纪大了。当然,咱们一起死在斗里,也算是一件美事。如果你们真的有一天,觉得有一个地方非去不可并且凶多吉少的话,一定要叫上我,别让胖爷这辈子再有什么遗憾。”


8.闷油瓶再度失忆,吴邪和胖子陪他下斗找记忆。看着闷油瓶为自己挡下起尸的粽子,吴邪既感动又伤怀。闷油瓶望向为自己包扎伤口的吴邪:你之前下过斗?吴邪:嗯。闷油瓶:一直这样莽撞不知轻重?吴邪:你想起来了?闷油瓶:不,我只是好奇之前你身边有谁,给你惯成这样。吴邪眼底热起来。#(哭泣) 这个太虐了

8.我走到他的身边,他拍了拍我,就道:“强扭的瓜不甜,咱们怎么说,也算是局外人。咱们没有权利逼小哥按照我 们的想法生活。”
  “我们怎么就算局外人了?”我道,“这样都要算局外人,那什么人算局内人?非得躺倒死在里面才算是局内人吗?”
  “你的局,未必是小哥的局。”胖子说道。

9.我愣了一下,顿时僵硬住了,那一瞬间,我的脑子变得一片空白。
  我无法描绘我心中的那种空白,忽然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了。
  死了?
  开玩笑吧。
  真的死了?喂,这是哪门子国际玩笑。
  “醒醒,回家了。”我拍了拍他的脸。忽然我就觉得很好笑。我转头对胖子笑了起来:“你看看小哥。”
  “我知道。”胖子在一边说道,声音很低沉。
  接着,我的手开始不受我自己控制地发起抖来,我看着我的手,发现心中没有任何的悲伤,我的意识并没有反应过来,但是我的身体已经本能地感受到绝望了。
  心说你妈的坐实了,真他妈死了,闷油瓶真他妈死了!
  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这种事情,闷油瓶竟然也会死。

10.其实望天是一件很悲伤的事,望天的时候,他们在想:
小哥:我家在这一片天空下的那个地方?这片天空我是不是很久以前见过?
吴邪:天这么美,能不能美到小哥心里,填平他心中的伤?
解语花:天真美,可惜是注定要下雨,流血的天。
黑瞎子:天挺美的,天下边的人也挺美的,可惜爷够不着。
潘子:真想死的时候是在天空下,而不是黑黢黢的墓道里、机关中。
胖子:天真美,云彩……真美。
【其实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些说不出的伤。】


11.“2015年去长白山接小哥。”
“小哥是谁,”
“张起灵。”
“你朋友?”
“不是,一本书里的人物。”
“世界上又没有这个人,去干嘛。”
“不,他居住在我这里。左胸腔第四根肋骨往里一寸。 “2015年去长白山接小哥。”
“小哥是谁,”
“张起灵。”
“你朋友?”
“不是,一本书里的人物。”
“世界上又没有这个人,去干嘛。”
“不,他居住在我这里。左胸腔第四根肋骨往里一寸。”
什么是闷油瓶,就是明知一切痛苦却默默承受的人。
什么是吴邪,就是经历一切残忍后还有那颗无邪之心的人。
什么是解语花,就是戏台唱的漂亮台后肩扛一切的人。
什么是黑眼镜,就是隔着墨镜笑对一切的人。
什么是胖子,就是崇拜金钱但朋友有难可以不顾一切的人。
什么是潘子,就是坚定信仰誓死护他人的人。

12.十年后,吴邪历尽千辛万苦后来到青铜门后,发现那里虚无一片,早无小哥的身影。后来吴邪在青铜门后发现了成百上千自己的名字,只不过越往后名字越少,在墙的尽头吴邪发现了一行小字,尔后,十年来来从未哭过的吴邪抱头痛哭,从此胖子再也没见过吴邪从长白山上下来。“吴邪,是谁?”

13.在我想对他许下允诺时,他一把捂住我的嘴:“我没有资格。”
【一篇短篇瓶邪同人文里的,刚一看到眼泪就出来了。】


14.你不算什么,也许只有一颗螺丝那么重要,可是,我心口的零件松了

15.其实在同人文里看到过一段:终极:“...你只能选择拥有关于一人的记忆”
小哥从门后出来,陌生的眼神让我心惊。
他开口说了一句话,却让我泪流满面:“吴邪,我是谁。”
16.
2015 长白山
吴邪:
张起灵!你不是说,如果十年之后我还记得你的话,就来接替你吗?
我现在就在这里!张起灵,我来接你回家了。
张起灵!
……闷油瓶
吴邪:
我不知道,我还有几个十年,可以等下去。
我很清楚,能背靠背交付性命的同伴早就不在了。
但我只能走下去。
即便根本无法预料前路等着我的到底是什么。
也许是某一日千疮百孔,连尸骨都没有人掩埋。
又或许——他已经回来。
张起灵:
我要守护的这个秘密的核心,就在这扇青铜门后面。
我会进人青铜门之后十年,等待下一个接替者。
我已经是张家最后的张起灵,以后所有的日子,都必须由我来守护。
不过,既然你来了这里,我还是和你说,十年之后,如果你还能记得我,你,可以打开这个青铜巨门来接替我。
吴邪:小哥!
-------摘自《盗墓笔记同人剧情歌·堕虚》独白

17.“这个,是吴邪欠了张起灵十年的拥抱。”————————来自《回去我们回不去的过去》————————


18.十年之后
“小哥,下面有人传来消息说又有好货了,说是也是黑金制品,你那古刀都那么久没用了,换个用也是好的,也不怕生锈了。”
吴邪的语气吊儿郎当,好像真的觉得黑金古刀会生锈一般。
和以前一样,那人还是没有对他做出回应,但是吴邪知道他这是默认了,小爷都发话了,他敢不去?!
自从他把小哥从青铜门里接了出来,小哥就一直保持着这个态度,说什么都不回应,只是默默的跟着他,不过他也习惯了,要是哪天小哥对他撒娇那才震悚。
“嗯,买完东西了我们叫上胖子,好好搓一顿去,要叫他买单,这几年,他是比小爷我富裕多了。”
“啊!对了,还有你的洗浴用品!”
“还有好多好多事啊……啊啊啊!!!”
“张起灵!!你说话啊!!你看着天天又不会掉下来!!忧郁个毛啊!”
“闷油瓶!!!小爷我毛筋了的啊!!!”
吴邪在店子里爆走。
……
“老板……老板他真的没事么?”王盟看着店子里的老板,对旁边的一个胖子道,他不知道老板这是怎么了,一个月前去了一趟长白山,捧着一把黑金古刀回来,还有一件已经老化了的蓝色连帽衫,就一直神神叨叨的。
那胖子深深的吸了口烟,摇了摇头,半响不说话。
“他会醒过来的,他不会活在自己的梦里。”
……
店里的吴邪还在爆走,对象只是一件被他折叠整齐放在椅子上的一件已经老化了的蓝色连帽衫。
他好像还听见了那个男子对他说的话。
“吴邪,带我回家。”
“吴邪,待我回家。”
“吴邪,代我回家。”
“吴邪……。”#(泪奔)

19. 南康白起所过这样一句话:我等你到三十五岁,如果到那时你还不来,我就找别人了。可如今的小佛爷连说这话的权利都没了。看着他身后酷似曾经自己的青年,他不知那人到底是知不知,记不记得起。
“哟,大名鼎鼎的哑巴张今儿到我这儿,身后还带了个天真无邪的伙计,怎都不介绍介绍?“知道自己口吻带了酸,却没办法控制住,只能大叹自己是爱上了个什么人。
那少年也精明,似知道对方身份,有些畏惧地开了口:“吴小佛爷,我们没有冒犯之意。”
吴邪有些恼,一横眼过去,口吻还带点激:“没看见我和张起灵说话呢,说到底我也算你前辈,不知道前辈面前不插话啊!”吴邪面貌还带着点杭州书生的感觉,但脖颈上的伤疤也添了几分凶狠,但配上那长期没减的齐腰秀发和不长晒太阳的白皙皮肤,到多的是妩媚了,一股激动样看得那少年红了脸,不好意思的低了低头。
吴邪尚爱穿宽松衣物,整个人看去像只懒散的猫咪。看青年低了头,吴邪也回过去柔柔地与张起灵说话。说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张起灵有些不耐了,再加上旁边青年的暗示,随有些顾忌眼前人的身份,但也直接了当的说:“吴小佛爷留我们有何用意?”
像是早知道了他的话语一样,吴邪扯了个高深的笑容手指向青年指去,“他可以走,你。“手指收回又指向张起灵,“不可以。”
看着那青年有些慌张的面容,和对面的微微一怔,吴邪觉得自己果然有够恶趣味。笑过之后,吴邪又听见张起灵开口:“吴小佛爷,不知我有何本事让你想留下我?”这人也够谦虚,身上那无数本领,别人光有一样就够开心了,这人还‘不知’。吴邪摇摇头,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张起灵,我叫什么?”
张起灵虽有些恼了,但如今在他的地盘,而且这被人人说狠的少年绝对不好惹,也只好回答“吴小佛爷。”
“不是这个,我这生有过无数别称,从天真到小三爷再到小佛爷,但我说的不是这个。”
张起灵在听到‘天真’时不由自主地顿了顿,见他话说完,他只好说出他的名来。“吴邪。”
他看着眼前被叫‘吴邪’的少年红了眼眶,本就瘦小的身子开始摇晃,整个人显得弱不禁风。明明是个男人,这时却如此好看。
“小哥,小哥,小哥。”当他听到吴邪这样叫他时,好像心里那始终空了的部分满了似的。
青年看着这伙儿的吴邪,眼里包着泪,嘴却笑得很开心,一行泪划过脸庞时,连他这个男人都不忍了。只好叫了声“闷油瓶”想让他安慰安慰的,谁知吴邪一听这三个字,猛地抬头看着他,咬牙切齿地说:“你叫他闷油瓶 青年不知自己何如又惹怒了他,当缓过神的时候,已经被张起灵护在身后。原来刚才他想置自己于死地。青年忽然觉得委屈,也顾不上受伤的地方,也不管对方身份有多高,只一股脑的说道:“小佛爷这是什么情况,我林可什么时候招惹你了?”
林可?是挺对得住这名字的,就算是男孩子,这人的长相也算是可人了。吴邪到时没太注意这名字,只说道:“没招惹?可知你现在的位置是我的?”
林可只觉得自己的脑子转不过来,有些不能理解吴邪的意思,吴邪也没打算继续理他,只是轻轻抱住刚才差点将自己打伤的张起灵,然后各自不说话,像是要告别似的。
“得,吴邪,抱够了是不是该回去了?”
来的人长得比吴邪更好看,有点像女子,却又不失男人的英气。站在他旁边的男人带着个墨镜,此时却难得没有痞痞地笑,板着个脸倒显得严肃不像他了。
他们一人将半软的吴邪扶起,一人又拦住张起灵和林可的去路。等那俊美少年将吴邪带回屋里,才让出大门,也转身走向先前两人的屋子。
张起灵和林可也没留下片刻,立即走向大门。墨镜男子看他那么果断,还真不想他就这么离去了,留下一段话,让张起灵停下了脚步。
“你可真狠心,小天真等你十年,如今你回来了,身边竟已有了人,也不知吴邪那么些年来誓死保守秘密. 值不值,如今还落了个小佛爷的称号,也不知我们这旁人该高兴还是难过,你可知吴邪原本是不用承受这些秘密的?张起灵。现在的这一切可不能再用失忆来混过去了啊,这是你真真切切欠吴邪的。你可知这本是你最后的机会。”像是话没说完,他顿了一下却又没有开口了。直直向前走去。
听完这话的张起灵却真的楞住了,许多关于他的,关于吴邪的,关于那秘密的,所有的一切都像是一个可以轻易打开的开关一样,脆弱却被人忽略已久。他快速转身向前跑去,却只看见吴邪站在门口慢慢把门关上,张起灵觉得这时他的心脏很痛,就像是快死了一样。因为那人把门关上了,把心门关上了。
风适时地吹了起来,把漫天的树叶吹得“哗哗”作响,好像他们知道这悲伤似的。突然站在旁边的青年看见了一张对折的旧纸,还没等他翻开却已被张起灵一手夺去。
紧握的手将纸捏的有些发皱,林可难得看见张起灵这么情绪化,正想调侃几句却被张起灵滑下的泪水震撼。
风又吹了起来,微微泛黄的纸从张起灵手中划出。
小哥,你还好吗?
想给你寄信去,却又不知该把地址写哪。
小哥,我好累
如今我也算是知道心狠手辣的人不好做,这小佛爷的称号我也算是怕了。
小哥,十年了。
小哥,你在哪?. 小哥,你在哪?
我常常会幻想你是不是我在脑海中幻想出来的人物,在现实中不存在的,但我们共同度过那几年又怎么解释呢?还是说在你的生命中已有了千千万万个吴邪,又或者说我才是这千千万万种最普通的那个?你就像是小说中的男主角一样,这个小说完了又会去下一个小说,那现在的你是不是在下一部小说中和你的搭档正甜蜜呢?
不要怪我这样想,我吴邪说完了还真没什么留的住你的,我是个男人,自私的男人,我希望我想要的或者我有的一辈子都只属于我一人。
若你嫌我手脏,不复当年天真无邪了,那我也还真没什么话可说。
万人之上的吴小佛爷是什么感受?想哭不能哭,还得勾心斗角。
小哥,若你回来了,你就接着保护我好不好,我想做一个能大哭能大喊,倒下还有依靠的吴邪。
我想做你的吴邪。
可好?张起灵
 
 

评论
热度(12)
  1. F。羽然 转载了此文字
    吴邪 , 带我回家吴邪 , 待我回家吴邪 , 代我回家

© 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