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

Coser/迷妹

听风在说

嗚嗚嗚嗚嗚嗚
哭出來

一颗油麦菜星:

啊。


——————————————————————


09


异地恋总是分外辛苦,更何况是两个公众人物隔着时区的异国爱情。张艺兴合上文件夹揉了揉发酸的肩膀,视线落在一旁安静的私人电话上——


回去都好几天了,小狼崽子也不说发个消息过来……


所以说总有些事情是历久弥新而不会变化的,比如数十年如一日的长沙小傲娇。


张艺兴把手机翻了个面屏幕压在下面,权当眼不见为净,气呼呼地接着处理公事。


秘书拿着合同进来的时候就见到自家老板一副受气包的炸毛样,忍不住失笑。


当初EXO九人里,金珉锡是出了名的童颜大哥,但实际上张艺兴也属于不显老的长相,明明年过而立还跟二十出头差不多,小酒窝一抿一笑就是活脱脱的少年感,只是这些年心上压的事比以前要多的多,以至于人前人后总是盐一脸的张总模样,曾经被粉丝们心心念的甜兴似乎早就被张艺兴本人抹杀在了记忆里。


而现在秘书很欣喜地发现,随着“老板娘”的出现,老板“可爱多”的一面隐隐又有冒头的趋势。


这样想着,秘书忍不住又笑了笑,走上前把一个信封交到张艺兴面前,“老板,这是才从韩国寄过来的。”


“嗯?”张艺兴随手拿起来拆开看,“SM?”


秘书解释道:“是SM的家族演唱会,因为又赶上SM的40周年庆典,所以今年搞得格外高规格,据说请了很多业内人士。”


张艺兴在心里默默算了下日子,了然:“嗯,是了,前段时间俊勉也提过这件事。”


秘书试探问:“要为您安排行程吗?”


把玩着手中精致的邀请函,张艺兴的脸上渐渐浮起一丝怀念——有多久了呢?从第一次替前辈登台,到有自己的舞台,好像已经过去了很久,又好像只是在昨天。于是他发自内心地笑,对秘书说:“多留几天空余时间,我准备在韩国多待几天。”


 


几年来都像避讳一样死撑着不肯踏入的国度,如今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就频繁往返了两次。站在仁川国际机场的大厅里,张艺兴推了推脸上的墨镜,忍不住又弯了嘴角。


来接机的是金俊勉。


如果说上次还是被朴灿烈联合王嘉尔坑来的私人行程,那这次就是XB总裁张艺兴大张旗鼓的出访活动,金俊勉作为SM方面的代表早早就来到机场等待,和他一起的还有一大批闻讯赶来的媒体。


人群中金俊勉一眼就看见了被工作人员簇拥着的张艺兴,而同时张艺兴也正好抬起头露出一个微笑,两人快步走向对方,在一片闪光灯和快门声中给了对方一个拥抱。


“欢迎,艺兴。”金俊勉道。


作为回报,张艺兴狠狠拍了拍他的背。


待两人分开,早有相熟的媒体递来话筒,记者大概也是曾经EXO的粉,红着眼睛提问:“终于等到这一天……请问张艺兴先生,时隔多年,再次见到曾经的队友、兄弟,您有什么感想呢?”


张艺兴笑着答:“这位美丽的记者小姐,我不得不纠正你的言辞——”


现场有片刻安静,连金俊勉也转过头挑眉看他。


张艺兴顿了顿,接着道:“我必须纠正你,不是‘曾经’,是‘永远’。”


金俊勉使劲搂住他的肩。


 


总算对付完难缠的记者,坐上SM安排的车,张艺兴才舒了一口气,“我已经好多年没有这样在机场被围追堵截了。”


金俊勉坐在他旁边笑着说:“所以我们的张总平时都是走VIP的对吗?”


张艺兴颇得意地答:“这叫保留BOSS的神秘感。”


车子慢慢开在路上,是往SM公司的方向,张艺兴动了动身子,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靠坐着,状似随口问:“伯贤灿烈他们呢?也在公司吗?”


然而金俊勉一眼就看穿他的小心思,“你是想问世勋吧?”


张艺兴撇嘴,“谁要管他啊……”


金俊勉意味深长道:“世勋啊,最近有点忙呢……”


张艺兴“嗯”了一声,听出他话里有话的意思,正想追问,车已经稳稳地停了下来,又是一片闪光灯亮的人睁不开眼。


金俊勉看出他想问什么,然而他只是伸手替张艺兴正了正领带,就先一步开了车门,十分得体地笑:“请吧,张总,社长已经在等了。”


张艺兴心不甘情不愿地瞪了他一眼,却也拿他没办法,只能挂上笑脸下车迎上早在门口等候的SM公司社长。


大门口免不了又是一番寒暄,边伯贤和朴灿烈藏在迎接的人群里冲他使劲眨眼睛,张艺兴偷偷比了个wink,转头继续和会长公事公办的哥俩好,以张艺兴如今在娱乐圈的地位和曾经与SM公司的关系,明天各大媒体的头条算是坐稳了。


从下车到进公司短短几十米的距离,被一众记者围着愣是停了大半个小时,张艺兴维持着恰到好处的笑容回答各种刁钻问题,直到最后一个问题递过来——


“请问张总,您这次来韩国是作为XB的总裁受邀还是作为EXO曾经的成员呢?如果是后者,那么是不是就意味着我们可以期待时隔多年之后曾经的盛世天团再次合体呢?”


关于EXO解散的真正理由,长久以来始终是SM高层以及成员们讳莫如深的一个话题,陪在张艺兴身边的SM社长张张口正想要替他回答,张艺兴已经笑着说了话:“我想,无论是作为XB老板的张艺兴,还是作为EXO一员的张艺兴,他们都不是对立或者矛盾的存在——而恰恰相反,这两个角色都是我人生路上重要的一个阶段,我始终心怀感激。”


社长很明显松了一口气,助理很快上前谢绝了热情高涨的记者们,簇拥着两人走进SM公司大楼。


大厅里明显比外面安静不少,社长拍了拍张艺兴的肩膀,踌躇良久,说出了跟金俊勉在机场一样的话:“欢迎,艺兴。”


张艺兴笑,真诚道:“多谢。”


 


如果用一个字来概括张艺兴到韩国之后的日程,那就是“忙”。


忙着叙旧,忙着会面,忙着聚餐,好友、前辈、后辈……走马灯一样挨个在面前晃一遭,王嘉尔拖着段宜恩更是恨不得天天跑张艺兴这儿来蹭饭——总之,该见的、不该见的差不多都见了个遍,唯独EXO那八只,除了朴灿烈和边伯贤在他刚来那天露了个面,接下来几天就连金俊勉也没见着。


至于吴世勋那个小狼崽子——除了第一天打了通电话要他按时吃饭注意保暖外,又开始玩失踪。


烦。


张艺兴把手机丢到茶几上,不大不小“嘭”一声,把正低头玩游戏的王嘉尔吓了一跳,茫茫然抬头:“哥,怎么了?”


张艺兴呼噜了一把他的头发,粗声粗气:“好得很,什么事都没有!”


“……”哥你骗小孩儿呢吧。


在弟弟质疑的目光里,张艺兴故作镇定,扭身进了房间去挑晚上出席演唱会要穿的衣服。王嘉尔今天是被安排了“任务”的,看张艺兴进屋立刻也丢下手机蹦蹦哒哒跟了进来,“哥,你晚上穿什么去啊?”


张艺兴心不在焉地翻着衣柜,里面除了早几年留在这里的衣服之外,还有助理近两天才准备的适合各种场合穿的服装,“还能穿什么,又不是要上台表演,就西装呗。”


王嘉尔撑着头看他抽出来的两套西装,摇摇头,“不好。”


张艺兴正把白的那套往身上比划,闻言奇怪道:“怎么不好了?”


修长的手指依次划过一排一排衣服,从正式的礼服到休闲的衬衫,最后停在那些样式颇活泼的旧打歌服上——“不如穿这个吧。”王嘉尔开口。


张艺兴瞪大眼睛。


 


张艺兴拢了拢衬衫的大领口,有些不自在,“我挺长时间没穿过这么……”


“这么不正式的衣服了。”王嘉尔十分贴心接口,并且替他把袖子往上挽了挽。


张艺兴由着他在自己的衣服上折腾,嘟囔道:“你明知道还让我穿……诶呦喂好奇怪啊……”


王嘉尔眨眨眼,笑而不语。


 


其实他们在打什么主意,张艺兴隐隐约约也是猜到了的,只是当真的被拉到后台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热了眼眶——


毕竟,那是三年来,无数次午夜梦回才会出现的画面啊。


金珉锡、金俊勉、边伯贤、金钟大、朴灿烈、都暻秀、金钟仁,还有吴世勋,八个人都穿着和张艺兴身上一样的打歌服,齐齐站在后台,笑着,期待着。


然后他们说:“欢迎,艺兴。”


吴世勋走上前,在张艺兴眼泪落下来的前一刻,将错过三年的爱人紧紧拥入怀中。


张艺兴死死扣住他的肩膀,颤抖着,还是抑制不住地将眼泪落在了吴世勋的衣服上。头顶传来幽幽的叹息,环住他身体的手臂收紧再收紧,似乎是要将他锁进血脉里一样的力度,张艺兴感到一点疼,却依旧没有挣开,反而同样用力地抱紧吴世勋。


这是演出前夕热闹而混乱的后台,往来不知有多少演职人员,多像那年的后台一样,只是这一次不再是刺耳的尖叫和指责,所有人都停下了脚步,带着祝福而感动的笑容鼓起掌。


 


当聚光灯交错在舞台中央,熟悉的音乐响起,偌大的会场四周在短暂的黑暗过后瞬间亮起一片银色灯海,九道身影被灯光追逐着依次显现在舞台之上,然后——


“EXO——We are one!”



评论
热度(68)
  1. F。一颗油麦菜星 转载了此文字
    嗚嗚嗚嗚嗚嗚哭出來

© F。 | Powered by LOFTER